澳门永利送38的网站

加入收藏站內搜索企業郵箱 靈璧縣委靈璧縣人大靈璧縣政府靈璧縣政協靈璧紀委

利用效果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利用效果

檔案工作的楷模刘永胜发布时间:2017.05.25 作者: 卜现军 来源: 访问人数:3362

                     (一)

在“国际档案日”即将到来之际,《磬乡文学》编辑部交给我一个任务:采访靈璧縣檔案局退休老干部刘永胜。

档案局,这个似乎外人不太了解的单位我没来过,它的基本性质、工作程序,里边是什么样子,我都全然不知。刘永胜,我连面都没见过,关于他的工作情况、个人事迹更是一无所知。不管怎样,我还是决定先去见见他,或许从他的档案管理这个非常平凡的工作中,能找出一点闪光的东西。于是,我走进了靈璧縣檔案局附近一栋小楼,刘永胜同志的家里。

                    (二)

並非遙遠的年代。1964年秋天。

一個足以能讓劉永勝及其家人欣喜若狂的消息,像展翅飛翔的鳥兒從皖北靈璧,飛到了固鎮縣城北區沱河公社沱河大隊劉永勝的家鄉,當時只有24歲的劉永勝被招進靈璧縣檔案館當檔案管理員。他第一次離開家鄉,第一次走出馨香的黑土地,臨行那一天,全家六口人一直把他送到村口,父親劉景秀拉住兒子的手,語重心長地對他說:兒呀,到了新地方一定要好好地幹,不要辜負領導和同志對你的期望。劉永勝記住了父親的話,帶著一顆對工作滿腔赤誠的熱心走進了靈璧縣檔案館。別看劉永勝個子不太高,但他有一副特別結實的身體,渾身像有一股使不完的勁,領導見了他第一句話就問:小劉,你的工作就是每天收集接收進來的大量文件資料,做索引、打編號、上架、裝櫃,能吃苦嗎?”“來這就是幹活的,怕苦怕累就不到這兒來了。他說。領導一時沒有說話,沈默中那一束器重的目光卻一直盯著他,盯得很久、很久……

                     (三)

从进入档案馆开始工作的那一天起,刘永胜只要来上班总是闲不住,每天接触的各类档案他都必须一一过目,再按它的性质,比如政治、工业、农业、土地、文化等逐一分类,还要分出它的保存期限,有的档案需要永久保存、长期保存、短期保存,还要按照它保存年限、存放位置等要求,一一详细登记在册,不允许有半点差错。有一次,一批收集来的档案资料刚运到,刘永胜得知后饭也没吃就提前来到了档案馆,开始分拣整理,上架上柜,有的档案柜离地面高,他够不到上层,就拿来一把椅子站在上面干,领导看他忙,要派其他同志过来帮忙,也被他婉言谢绝了,因为他知道,其他同志都有自己的工作,自己份内的事怎能让别人替干呢。接着,他就不分昼夜地加班加点,不到三天,全部档案都被他整理得井井有条,领导十分满意。这就够了。刘永胜,一位普普通通的档案管理员,他既没有闪光的荣誉,也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他只是在用他那双勤劳的手去做他应做的事情,用心去把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干好,这就是一位普通的檔案工作者高尚的、火一般的情怀!

1965年秋天,宿县地区举办了一次全地区檔案工作管理知识竞赛及档案管理操作技术比武大会战,参加工作刚两年的刘永胜从众多的人选中挑选出来,代表灵璧县档案馆参加了这次比赛,并以优异的成绩一举夺得了宿县地区第一名,为灵璧县档案馆争得了荣誉。通过这次比赛,刘永胜更加热爱自己的工作,在他心中,檔案工作高于一切,甚至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1966年“文革”爆發的動亂年代,有一個時期,紅衛兵造反組織橫行一時,打、砸、搶、抄、抓隨處發生,那段時間裏,檔案館所有人員同全縣各單位、各部門一樣,全部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之中,檔案館大門緊鎖,空無一人,劉永勝放心不下,他設法逃避上街遊行等一系列活動,跑回來獨自坐在檔案館門口,守在那兒寸步不離,餓了,就吃一口涼馍,夜裏天涼,他拿來被子往身上一披一坐就是一夜。我很好奇,問他別人都不上班,你爲啥還要守著檔案館?他說,守衛檔案館目的就是爲防止紅衛兵造反派組織的沖擊,如果檔案館遭到他們打砸破壞,就會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我明白了,知道他日夜堅守檔案館的目的。要知道,當時的檔案館裏,珍藏的不僅有馬列經典論著,《人民日報》、《紅旗》雜志等黨報黨刊,還有數以千萬計的各種珍貴的文史資料,圖片、圖畫及個人檔案,有的檔案還涉及到國家機密,一旦遭到破壞,後果不堪設想!

聽著劉永勝的講述,我無法與坐在我面前的這位飽經風霜且行動不便的老人聯系在一起,當時如果檔案館遭到沖擊,他一個人能阻擋得住嗎?他能保住檔案館的神聖與安全嗎?他當時可是一個20多歲的熱血青年,血氣方剛,又是有著6年黨齡的共産黨員,不用想,假如當時造反派組織沖進檔案館,只要對檔案館實施打、砸、搶,他一定會像一只猛虎一樣挺身而出,奮不顧身地沖上前去,爲保衛國家機密,保衛國家檔案館的安全,與他們展開搏鬥,血戰到底,哪怕是獻出自己的寶貴的生命!

                      (四)

夕陽西下,晚霞染紅了西邊半個天空。我站起來,一眼看到他那雙粗大的手,這雙手曾在鮮紅的黨旗下向黨宣誓而舉起,這雙手經過幾十年檔案的碰撞與磨砺,結過一層又一層的老繭,但他從來沒有爲自己的利益向組織伸出這雙手,劉永勝老家在農村,家裏人口多負擔重,生活困難,他在工作中閉口不談,從未向領導提出申請要救濟要補助和榮譽,直到19915月,他被提拔爲檔案局副局長,仍堅持他的人生諾言:踏踏實實工作,堂堂正正做人。1999年,他得了腦溢血治好出院後身體開始弱下來,2011年經組織批准退休在家。

走出刘永胜的家门,迎面又见档案局的办公大楼。靈璧縣檔案局从1958年建館至今,不知從這裏走出了多少位檔案管理工作者的精英、名流,我想,在這支檔案專業化的精英、勞模隊伍裏,劉永勝無疑更有理由跻身其中。